南京人就爱吃野野野野野野野菜!

浩浩瀚荡奔赴郊外各山头。

南京大爷大妈们则垮上篮子,

鸭子们开始躁动,准备群体出逃;

一仰头,拿铲子的两个人相视一笑,

南京城便进入一种异样奇怪的状态:

一到春天,

心里想的是,

装备上小剪刀、小铲子,

“哦,原来你也在这里。”

“沙沙”,“沙沙……”